孜独

在努力试着产凹凸粮的渣渣,不是死的,是胆子小和没能力。(哭哭哭

给朋友的同学画的生贺,线稿是我,上色是 @歆喵音樱
感觉比以往画得都好 放出来除个草混更
啊——我好闲鱼啊

【安雷】无意告白的浅夏

•交党费(仅仅是党费)
•校园pa,很OOC
•如有雷同,纯属偶然(发现会删)
•写得很差
•以上ok?
•希望食用愉快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雷狮来到凹凸学院的图书馆,这里资料说得上齐全,当然外貌也是对得起凹凸学院的名声,一片金色的装饰活像皇家私有的藏书室,雷狮当然不愿意在这里多待,一片文绉绉埋头苦干的书生气氛就足够让他作恶,更别说那皇家气质的装饰。

  雷狮找到写论文需要的书,一把抓起,低头径直向前台走去,“这都什么恶趣味装饰,简直比那个傻逼骑士道还恶心.”把书往前台桌子上一丢:“借这本。”雷狮甚至不想呼吸这里恶心的空气,“你好,这本书涉及学院历代首席信息,需要学生证件才能借阅,麻烦出示你的学生证件。”温柔又礼貌的女声。

  哈?说好的学院前十可以不用证件借阅的优越感呢?学生证这玩儿,雷狮像是会随身带着的人吗?雷狮心里一句mmp,脸色越来越阴沉,露出凶神恶煞的本性。前台小女生定睛一看,这才发现是学院第四的雷狮,吓得惊慌失措:“那个,学院前十借这本也需要证——”

 
  雷狮现在恨不得一击暴雷炸了这个破图书馆,手心闪过一丝电光,他前一天修仙,本就有些烦意“那…那个…”可怜的学生会小姐姐,她就差哭出声了。 

  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这位美丽的小姐?”雷狮知道这声音的来源是谁——是他现在绝对不想遇上的人,但那位可怜的小姐姐并不知情,她只知道有根救命稻草在眼前,便一把抓住“这位,同学好像没有带证件,但借阅这本书都需要——”

  “如果可以的话,就请用我的吧。”说着把一手放到胸口,一手把学生证件递到桌子上“当然可以!”小姐姐别提有多开心可以顺利了解这事

  但雷狮不高兴:“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手了,傻逼骑士道!”他看起来有点不对劲?

“恶党!你在公共场合闹事你还有理了?”

“我的事用不着你管!” 说完夺门而出

“雷狮!”安迷修拿起雷狮原本要借的书,跟着追了出去。他没想那么多,就是莫名觉得在这里放走恶党会让他觉得很不舒服

  雷狮也懒得想那么多,资料改天叫卡米尔帮他搞定就行了,现在他想要立马回宿舍,洗掉这一身恶心味。没想到安迷修却一直跟着他,雷狮觉得很恼火:“安迷修!你要跟我到什么时候!”安迷修很委屈,他的宿舍就在雷狮隔壁,虽然他现在的确是在跟着雷狮。雷狮停下了,安迷修也跟着停下了:“书我拿着没用,还是给你。”

 
  “老子不用你帮!”雷狮怎么了?比平时不淡定多了不说,一遇到他就吼,吼完现在还喘着粗气,安迷修没说话,和雷狮对视了几秒,发现雷狮脸上好像有些红晕?

  “雷狮你…难道——”“老子最烦你这样婆婆娘娘的,有屁快放!”雷狮说着挪了下脚,站在宿舍前一高一低的台阶上,他看起来整个人都不是很稳,说完气喘得更厉害了。  

“果然”安迷修心里想到,“雷狮,你感mao——”没等安迷修把话说完,雷狮脚下一个激灵,安迷修以为他要倒,几步上前接住他,搞得像雷狮扑到安迷修身上一样,雷狮想抬起身子推开安迷修,身体却绵得像发情的O,或者说是棉花糖,只能任由安迷修抱起自己向宿舍走去。

  雷狮只觉得越来越困,索性放空大脑,一会儿上眼皮就沉沉的贴着下眼皮。安迷修把雷狮放到自己床上,他没有雷狮寝室的钥匙,雷狮又睡着了,才出此下策,谁让自己要多管闲事。说起来,自己为什么非要管这个恶党,让他吃点苦头遵守纪律不是挺好的吗?

  可那样的话,前头小姐姐就太可怜了,骑士要帮助弱者。既然都出手了,变成这样也只能认栽。而且……雷狮睡着的时候…还是很好看的。

  娇嫩的脸因为发烧微红,一颗汗从他额头划过。安迷修好像想起了什么,去卫生间取了毛巾凉水,像看护病人一样照顾起了雷狮——其实就是把汗檫过后再敷了冰毛巾。最后收回手的时候,雷狮迷迷糊糊不自主蹭了一下安迷修凉凉的手,安迷修呆了,手就那么放在雷狮脸上,稍微滑动了一下,手感很好,雷狮没有什么反应。安迷修觉得自己有点奇怪,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吧脸往雷狮那边凑——

  现在他们两个看起来暧昧极了,两张帅气的脸之间仅剩最后一点防线,看似触手可及,却又遥不可及。安迷修正准备收回身体,雷狮猛然撑开眼睛,深紫的眸子里仿佛有星辰大海,吧安迷修死死勾住。——“没想到我们的骑士大人还有偷窥别人的爱好啊。”要是雷狮是清醒的,他一定会这样嘲笑他,可雷狮没有——他刚从一场梦中惊醒。

  梦里有海盗船、有浩瀚星空、还有他喜欢的那个自称骑士的家伙。可以说是个甜美的梦,可骑士不见了,眼看骑士的身影逐渐模糊,海盗却只能用余下的一辈子去赴与他的约。

  雷狮看着眼前的安迷修,思绪还在梦里,不由分说抱住安迷修的脖子,彻底斩断他后退的路径:“安迷修……”带着刚睡醒含糊的语气。安迷修一惊,把身子撑起来,可雷狮像是挽留他一样把手上力度加大

带着哭腔:“你去哪了啊……”

“我哪里都没去,一直在这里的。”实话实说的回答

“……你骗人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  雷狮的脑子怕是要烧坏了,那条冰毛巾早就被雷狮烧的温热,安迷修取下毛巾,雷狮一把抓住他的手:“安迷修,你知不知道…”

  安迷修快受不了了:“恶党,你清醒一点,你再这样我要忍不住了。”

“…知不知道我喜欢你。”

  ————

  安迷修对着雷狮的唇直直的下去,这个状态下雷狮没有拒绝的权力和理由,甚至把自己的腰微微抬起来迎合安迷修。安迷修一手撑着自己,另一手伸进床和雷狮之间的缝隙,把雷狮推向自己。 

 
  他们好像缠绵了很久,直到两人将自己的气息彻底交换才依依不舍的将唇分开。

“雷狮…我喜欢你。”

EN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后面有隐形车,不过安哥当然是要把雷总病治好了再进行下一步,所以没有(* ̄m ̄) (其实是不会写车……